<nav id="ik3fk"><big id="ik3fk"><noframes id="ik3fk"></noframes></big></nav>
<span id="ik3fk"></span>
<button id="ik3fk"></button>
<em id="ik3fk"><acronym id="ik3fk"><u id="ik3fk"></u></acronym></em>
<tbody id="ik3fk"><track id="ik3fk"></track></tbody>

<tbody id="ik3fk"><pre id="ik3fk"><i id="ik3fk"></i></pre></tbody>

  • <progress id="ik3fk"></progress>

  • 健康百科

    大健康时代健康人在哪里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8-4-13     浏览次数:    

    一、大健康时代已经来临

    人类已进入老龄化社会,拥有长寿的同时也面临着慢性病的威胁。不同于外来病原体引发的传染病,慢性病是机体内部出现问题而导致的,病因复杂多变。更麻烦的是,慢性病表现出明显的个体之间的差异,甚至个体内的异质性。因此,不能简单地停留在“看病”,而是要“看人”。慢性病的发生需要时间,通常是从健康状态逐渐演化成为疾病状态。因此,要利用发病之前的“窗口期”,将抗击疾病的“关口前移”,早期监测和早期干预,实行对生命全周期的健康管理和维护。

    老龄化社会的两面:“长寿”与“慢性病”

    人类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进入20世纪以后,美国和日本等各发达国家的人均预期寿命都有了明显的增长,而且这个趋势还会继续下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们对自身健康的掌控和维护能力有了非常大的提高。长寿是人类所追求的核心目标之一。中国从秦始皇时代就开始追求长生不老,要去找什么长生不老药。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它反映了人们都希望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活得更久一点。中国在改革开放的30年的时间里,取得了西方发达国家经过100多年努力才取得的成功,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联合国2015年的一份报告预测,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将在2035年超过美国。

    长寿是一个国家进步的标志。在近些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面,通常会提到一项内容——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又有所增加了。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里,人均预期寿命的增加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从2015年的76岁要增至2030年的79岁。但是,世界上的大部分事情往往具有两面性,活得长是好的一面,但同时也伴随有坏的一面,即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慢性病)的增加。世界银行在2015年底一份关于老龄化的报告《长寿与繁荣: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老龄化社会》中指出,目前全球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的36%居住在东北亚地区;预计到2030年,癌症、心脏病、糖尿病、老年痴呆症等与高龄相关的慢性病患者将占这个地区全部疾病患者的85%。过去导致人类死亡的疾病主要是传染病;今天慢性病则取代了传染病,成为人类死亡的主要原因。

    慢性病不仅危害个人健康,它对社会也有很大的危害。慢性病通常需要进行长期的治疗,这对整个社会、对每个家庭来说,经济上的负担是非常沉重的。据统计,2015年我国在老年痴呆症上的花费就超过3000亿人民币。看病需要钱,慢性病治疗需要更多的钱。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2018年全球由老年痴呆症引发的疾病花费将超1万亿美元,2030年将达到2万亿美元。这表明慢性病对社会和个人都是一种巨大的经济压力。

    为什么活得长跟慢性病有紧密关系?因为导致慢性病发生主要的危险因素就是年龄:年龄越大,慢性病发生的风险就越高。例如,神经退行性疾病关系到人的认知能力的下降;中美国科学家的一项统计研究表明,我国中老年人随着年龄的增加,不论男女,其认知能力呈现了一个线性下降的趋势[1]。总之,随着年龄增加,肿瘤、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和老年痴呆症等各种慢性病发生的可能性都会随之增大。

    我们可以把身体看作一辆车,这辆“车”拥有大约40万亿个细胞,而每个细胞又拥有成千上万种类型的基因和蛋白质。显然,身体这辆“车”用的时间越久,车上的细胞,或者基因、蛋白质等各种部件出问题的可能性就越高。为什么过去慢性病的危害没有像今天这样大?因为过去的“路况”不好——到处都是病菌,身体这辆“车”没开多久就被传染病“弄翻”了。而现在这辆“车”是在路况很好的道路上跑,开个八万、十万公里也不会“翻”。这样,由于长时间使用,显然身体这辆“车”里面的部件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显然,即使未来的科学技术或医学再发达,年龄这个慢性病主要的危险因子也没有办法消除。需要强调的是, “长寿”依然是人类的主要追求目标。

    中国当前进入了一个“大健康”时代。2016年,中国政府召开了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并在会上提出了建设健康中国的目标——为人民群众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卫生与健康服务。要注意到“全生命周期”这个词的提出,即维护人民健康的任务不再像过去那样,把医疗卫生服务的重点放在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面。这种新观点在国家发布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里表述地更为清楚:“加快转变健康领域发展方式,全周期维护和保障人民健康”,“实现从胎儿到生命终点的全程健康服务和健康保障”。

    这个转变的关键点就是要将抗击疾病的“关口前移”,实行“健康优先”。这一点充分反映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的原则:“把健康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立足国情,将促进健康的理念融入公共政策制定实施的全过程,加快形成有利于健康的生活方式、生态环境和经济社会发展模式,实现健康与经济社会良性协调发展”。

    可以说,这一转变针对的主要是慢性病。慢性病与传染病的一个主要区别就是,传染病通常起病快,而慢性病的发生则需要较长的时间。以2型糖尿病的发生为例,通常是机体从正常的糖代谢阶段进入到一个对胰岛素敏感性降低的亚健康阶段,称为胰岛素抵抗;这个时候机体尚能通过增加胰岛素的分泌来进行代偿,并没有表现出临床症状;如果机体失去了代偿能力,就进入到一个称为“糖尿病前期”(Pre-diabetes)的高危期,此时血糖浓度增高到一个临界点;如果这种代谢异常状态进一步发展,机体就进入到糖尿病的临床阶段。我国研究人员在2013年发表的一项糖尿病流行病调查报告指出,我国目前糖尿病患者大约是1亿人左右,而处于糖尿病前期的高危人群则接近5亿[8]。

    由此可见,慢性病的形成是一个由健康状态逐渐向疾病状态转换的过程,在出现临床症状之前,会先出现亚健康状态或前疾病状态等各种过渡态。显然,这样一个发病前的亚健康“窗口期”给人们提供了抗击慢性病的重要机会。人们不应像过去那样,等到疾病出现了才去诊断和治疗。例如,我们应该把抗击糖尿病的关口前移至5亿糖尿病前期的高危人群,对他们进行早期监测和早期干预,让他们慢一点进入到糖尿病临床阶段,甚至让他们从疾病前期转归到正常状态。用汽车打个比方,汽车使用期间,如果你经常定期维护保养,那么车子出大毛病的时间就会推迟;反之,如果不及时维护,只是一味地使用,它坏得就很快。中医有一个经典的说法,叫“上医治未病”,就是说高明的医生在疾病发生之前就已经察觉,就要进行干预了。这个传统观点与今天提出要把抗击疾病的关口前移的理念非常一致。

    抗击慢性病的关口前移,不仅从防治疾病的角度来说是“上策”,而且从社会经济的角度来看,也同样是“上策”。大部分慢性病一旦进入临床阶段,需要终身服药;更麻烦的是,这些慢性病的预后往往很差,其发展期或并发症危害大,疾病后期的致死致残率高。因此,慢性病的治疗往往“性价比”很低,投入多,获益少。而“关口前移”的策略则能够明显地提升抗击慢性病的“性价比”。一个流行的看法是,政府和社会在慢性病预防方面投入一块钱,相当于在治疗方面投入六块钱。

    从个体的角度来看,也可以得到同样的结论。不妨把享受生活视为“产出”,把健康的维护作为“投入”,进行一下“投入产出比”分析:当我们身体处于健康状态的时候,维护健康的投入不多,并可以尽情享受生活,所以“投入产出比”非常理想;一旦得了慢性病,例如糖尿病,维护健康的投入就明显增加了,要去看病吃药,而生活上也有了各种限制,比如饮食要有所控制,“投入产出比”明显变差;如果疾病继续发展,例如糖尿病并发症出现,更多的费用投入到治疗中,生活质量变得更差,如糖尿病眼病会导致失明;这时在个体健康方面的“投入产出比”就可想而知该有多糟。所以,不论是对国家与社会,还是对家庭和个人来说,把抗击慢性病的“战场”移至医院之外,都是一个更为经济合理的选择。

    美国政府在2015年提出了要开展医学,其主要内容是要启动一个100万美国志愿者的队列研究,计划把这些个体在10年左右的期间内的生物医学数据都收集起来,分析他们的生理和病理变化过程和规律,进而为健康管理和抗击慢性病提供指导。美国人提出的这个医学项目的主要目标并非是关心疾病怎么诊断、如何治疗,而是去关注个体如何从健康状态演化到疾病状态。由此可见,美国人发起的医学的主要目标正是要将抗击慢性病的关口前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2015年9月发布了有关这个100万美国志愿者队列研究的详细计划,称为“医学先导队列项目(Precise Medicine Initiative Cohort Program)”。值得注意的是,时隔一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决定将该项目的名称改为“全民健康研究项目(All of Us Research Program)”,以此进一步强调这个项目的“大健康”特色。

    到了21世纪,人类进入了一个“大健康时代”。对人类健康的主要威胁已经从传染病转变为慢性病,“关口前移”和“健康优先”是抗击慢性病更为合理、更为经济的策略。因此,在这样一个全新的健康医学时代,关键词应该改为“健康”。围绕着“健康”,我们需要发展出能够对机体病理变化进行早期监测的新技术,发展出能够维护健康和预防疾病的早期干预方法,建立起对个体全生命周期进行健康管理的社区系统,创造出能够支撑全社会以及个体对健康维护费用需求的健康保障系统。

    二、健康行业人才却稀缺,发展却迅速

    2017年大健康产业炙手可热,在政策和健康的趋势下,大佬们纷纷转舵,马云抢先入局健康产业,更直言:“中国下一个首富,一定在大健康领域”。2018年已经到来,马云的预言能否成真?

    2017,大健康产业“不差钱”

    12017年4月马云创办阿里健康,拿下近400家医院,之后更是声势浩大的卖保健品,凸显了进军健康产业的决心。22017年8月万达布局医疗,成立大健康集团。32017年9月华润置地大规模布局医疗、养老和大健康产业。42017年9月GIO华兴控股集团联合多家机构签署康养产业发展协议。52017年10月泰禾集团宣布5年投资500亿做健康医疗的战略思路。

    此外,雷军打造了身体健康监测的小米手环、小米体重计,探索大健康数据;腾讯整合执业医生资源,上线健康咨询业务;百度也开发了百度健康……各行各业大佬纷纷通过自建或投资并购、跨界合作等形式杀入大健康这片战场。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嗅觉敏锐的企业看好健康产业?

    健康产业的发展前景究竟在哪里?

    14亿人口潜在消费市场巨大

    任何一个产业针对的都是人,无论是产品、销售方式、模式,始终面对的都是人。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企业,外国的企业还是愿意到中国来,核心还是瞄准13多亿庞大的人群所蕴含的潜在消费力、购买力。

    老年人口健康事业新机遇

    到2018年,中国老龄化人口将达到2.5亿,中国面临未富先老的局面,老人对健康需求的关注越来越高,这也是健康产业会飞速发展的一个原因。另外,过去的家庭子女多,兄弟姐妹轮流照看老人,现在多为独生子女,老人更需依赖健康医疗机构。

    慢性疾病人群数目庞大

    心血管病、各种肿瘤、高血压、高血糖等慢性病患人数2012年就达到了2.6亿,目前,中国人因慢性病而死亡占到了整个疾病死亡率的85%,因慢性病而引起的疾病负担占到中国整个疾病负担的70%,但是这些慢性病是可防、可控的。日常生活中的不注意、生活方式的不健康导致慢性病发生,病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造成慢性疑难不治症。

    2020年健康产业规模将达8万亿



    大家知道国家健康服务业促进规划里有提及:到2020年健康服务产业总规模要达到8万亿。现在的健康服务业里,只有保健食品、医疗器械有单独的产值统计数据。保健食品2013年已接近4千亿,没有拿到保健食品批文的营养食品,推算的数据大概也是这样,和食品行业的差距还很大。整个健康服务产业,业绩突破百亿的健康企业很少,屈指可数,不超过10家。我们的路还很长。

    健康素养水平不断提高

    健康素养是个人获取基本的健康信息,并运用这些信息以维护和提升自己健康水平的能力。2014年5月19日公布的“中国居民健康素养行动促进计划”,提出希望2015年中国人的健康素养水平可以提高到15%,2020年提升到20%。健康素养水平的提升不光靠政府,更要靠全社会,更要靠协会和资本。

    迈向小康,全国中高收入人群

    薪酬报告

    本薪酬报告数据源于

    医疗健康行业直聘平台——转折点APP



    对薪资进行分层后,我们发现9千元/月到8千元/月是目前医疗大数据人才的主要薪资区间。其次是8千元/月到7千元/月。

    从智联招聘2016年冬季的平均薪酬表中可以看出,全国主要城市的平均薪酬约为7000元/月,基本可以算中高收入人群。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0551-62612113
    浏览手机站
    微信二维码
    官方微信公众号
    一分时时彩APP